南强之声
当前位置:首页 > 南强之声 > 正文

新闻来源:厦大附中   |   更新时间:2016-06-12   |   作者:九年一班 颜嘉琪   |   浏览数:243

与厦大有个结。

爷爷说,愿我们姐妹能去厦大。

听爸爸说,爷爷的初恋在厦大,或许因为这样,厦大在他心中才有那么多的美好,大概,厦大是他心中的一个结吧。

幸运的是,厦大在我的心中也有很多的美好。

也许是从小长辈灌输的思想,也许是在厦大散步时的气氛打动了我,也许是向往慕容云海与楚雨荨那样美丽的爱情,厦大也成了我的结。

凤凰花

似烈火燃绕的鲜红。像最热烈的爱情。有个结悄悄系上。

有个女孩,静静地捡地上掉落的凤凰花瓣,把它们叠成红艳艳的蝴蝶。没有黛玉葬花的伤感,透露着夏日宁静气息。当时某天,爷爷匆忙撞到了女孩,夹放蝴蝶的书本掉落地上,被踩的一塌糊涂。后来,爷爷叠了凤凰花的蝴蝶,赔给女孩。以后每天爷爷和女孩一起捡凤凰花瓣,直至花不开。

听说“凤凰花花开两季,一季老生走,一季新生来。”

也许很多厦大的学生都在九月为凤凰花的热烈所震撼,又在六月在凤凰花开时悄然落泪。凤凰花就是这样,热烈,深沉。

来到厦大,走过凤凰花开的路口,突然想到林志炫的歌,“脑海之中有一个凤凰花开的路口,有我最珍惜的朋友,几度花开花落,有时快乐有时落寞,很欣慰生命某段时刻,曾一起度过……”

对于凤凰花,我并没有多大触动。但是,爷爷大概是很怀念的吧。

儿时爷爷曾在家里种过一株凤凰木,后来搬家了,凤凰木便留在了那里。

但是,对于凤凰花的记忆,我怎么也忘不了。凤凰花由五片花瓣组成,像个风车。花瓣如扇子般大小。嫩绿色的花蕾,有的开了两三片花瓣,有的饱涨得快裂开。以艳红、淡红为主,少有的间杂点点淡白、粉白。爷爷很爱它。

“暖暖的海风轻轻地吹来,凤凰花又盛开,远远地浮起一片片红云,我的梦做了起来,如今我早已在凤凰树下歌唱,难忘记那个夏日校园外徘徊期待,暖暖的海风轻轻地吹来,凤凰花又盛开,我感到时间它过得真快,去年的花影还在,岁月不将人待,花枝在风中摇摆,我的旅程怎么怎么能够懈怠……”——《凤凰花又开》陈楚生

如果也能有个凤凰花树下的邂逅……

木棉花

厦大的木棉花也美。同凤凰花一样的红,却有着不一样的味道。有个结越系越紧。

硕大的花瓣点缀在灰黑的树枝上,很饱满,很丰硕。只有几个不显眼的花蕾隐藏在那么一群绽放的木棉花中。略偏鲜红的花瓣,很骄傲地屹立在树上。不似凤凰花的高艳,它有着那么点坚韧的味道。像坚贞的爱情。爷爷把落下的木棉花在地上摆成笑脸。女孩没有来。凤凰花还未再开。

想起上次去厦大,草地上有用木棉落花摆成的心形,不知道木棉花成全了多少美丽的爱情。

木棉花的花语是,珍惜你身边的人,珍惜你眼前的幸福。只是爷爷没来得及珍惜。

听说木棉冬天落叶,春天开花,花谢后再长叶。张晓风的散文《木棉花》里这样写道:“木棉花大得骇人,是一种耀眼的橘的红色,开的时候连一片叶子的衬托都不要,像一碗红曲酒,斟在粗陶碗里,火烈烈地,有一种不讲理的架势,却很美。树枝也许是干得狠了,根根都麻绉着,像一只曲张的手——肱是干的,臂是干的,连手肘手腕手指头和手指甲都是干的——向天空讨求着什么,撕抓些什么。而干到极点时,树枚爆开了,木棉花几乎就像是从干裂的伤口里吐出来的火焰。”原来,落红本是无情物,木棉花落却有情。

如果能有一场像木棉花一样的爱情……

似梦一般地,美丽、梦幻,有那么多的美好,这就是厦大。它把它的美丽与热情展现给我们,让我们体验了动人的情。

说不清楚对厦大的情结,只是很喜欢这个书声琅琅又有着那么点小浪漫的校园,很想在那里收获一点点,友情、爱情……

去年姐姐高考,只考了个二本的学校。爷爷有点失望,不知是因为姐姐的成绩,还是心中的结。

花开花落,不知结解开了多少。人来人往,我们把情留在了厦大。

我想去解开这个结。

   编辑:巩林 【本文荣获“我与厦大——迎厦大95周年校庆”征文比赛一等奖(初中组)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