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强之声
当前位置:首页 > 南强之声 > 正文

理解厦大

新闻来源:厦大附中   |   更新时间:2016-06-22   |   作者:九年二班 陈仁杰   |   浏览数:255

厦大对于我来说是个陌生又熟悉的地方。

熟悉,因为她就伫立在我们学校对岸。

陌生,因为我仅去过两次。

但我还是会试着理解厦大。

白城沙滩

厦大有许多美景,南光楼,情人湖,演武场,但去到海边,不去看海,无疑是说不过去的。白城沙滩的海不像别处——漳浦的海是一望无际的深蓝,让人感到敬畏,如长者一般;晋江的海是沧桑不已,水泛着古铜色的暖,似个中年人;而两次去白城沙滩,天空总是那般无所事事的漫反射的灰白,好像这种白中永远带着一股游离的风,海则是一种浅浅的弱弱的绿白的寒,正像极了我们——一个个忧郁的少年,可能是感同身受,我们都在这绽放了笑脸。

我们这群结伴而行来的少年——全班都来厦大参观——不巧又恰巧在白城沙滩遇见了雨。

但细雨正配着在迷茫的青春里打转的我们。我赤着双脚踩在来去的浪潮中,踩在白白的沙滩上,想着些什么。

芙蓉湖畔

厦大不仅有美丽的景,往里走还有许多有着美景的好名字——映雪宿舍楼,上弦场,建南大会堂。同时厦大又具有着一种独特的芙蓉情怀,芙蓉楼,芙蓉餐厅,芙蓉隧道,自然少不了芙蓉湖。

芙蓉湖里虽然没有芙蓉,但也少不了美。在芙蓉广场向芙蓉湖看,如数学老师经常说的话优美的对称带斗笠,穿西装的群贤楼群衬着清澈的湖水,使周围的现代化建筑都镀上了一层古典风味。

湖畔的黑天鹅与水中的自己嬉戏,还有一对在一起,弯曲的脖子摆成了心形,我透过天鹅看到了朦胧的还不属于我们的爱情。

绿叶,软泥,柔波,还缺一些青荇,我无法漫溯,无法高歌。

校主嘉庚

厦大,她不仅只有自然美景,往里走还有浓浓的人文色彩。

如她的校花——凤凰花,花开两季,一季迎来新到的学子,一季送走毕业的人才。如她那海纳百川的胸怀,鲁迅也在这学校待过一段时间,虽然他不是很喜欢这里,但他还是在厦大中写下了《藤野先生》等名篇。如她那对最早校长的称谓——校主。

很荣幸能与校主同姓,经过厦大,必然是要去瞻仰那尊陈嘉庚的铜像——他昂首,左手持着圆顶帽,右手撑着拐杖,傲然地伫立在那里。

谁也不会想到面前的这位中年人为建着学校操了多少心思,设计出了群贤楼群的风格,制定了最初的校训自强不息,悉心治校,严于律己。

当然我们站在铜像前只会嘻嘻哈哈地合影,谁又能想到嘉庚精神呢?

历史老师曾说过:当你们去外面参观时,我希望你们能够看到一些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,同样是一座古城,有些人五分钟就逛完了,有些学者进去三五个小时还出不来,就是因为他们会研究古城里的一些建筑等等。所以你们出门旅游前可以查查资料,在旅游时不仅仅是玩,还可以看看当地建筑的风格,风土人情啦,再想想为什么,这样你出才有学到点什么,不会白玩。

所以我们应该理解厦大,能够从她的美丽中体会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,从她的深沉中发现一些历史。

陌生是因为我不曾深切地理解她。

熟悉是因为我深深地被她吸引着。

厦大对于我来说是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   因对厦大念念不忘,谨以此文作为回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后记

         编辑:巩林 【本文荣获“我与厦大——迎厦大95周年校庆”征文比赛二等奖(初中组)】